新闻资讯 news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【人物访谈速记】学会孤独,和自己在一起——蒋勋

【人物访谈速记】学会孤独,和自己在一起——蒋勋

发布时间:2023/02/04 新闻资讯 浏览次数:340

蒋勋访谈节选速记:

人类文明有时候很难讲,一个大灾难的来临,也许是救赎。新冠肺炎来临的时候,反而觉得这个东西是不是在逼我们重新回到一个很纯粹的个人,就是你不得不保持距离,不能群聚之后,有没有机会还是活得很丰富,和自己对话。
如果我们从小在比较华人的社会长大,受到儒家比较强的影响,非常不容易有孤独感。在汉字当中,“孤”和“独”都是非常负面的意义,可是“孤独”这两个字如果从西方的文字根源来看,它是solitude,它的字根是sol,就是太阳。我就感觉到两个文化的差异很大。

我觉得当然各有利弊,所以我后来对孤独的定义是说,跟自己在一起。其实张爱玲也讲过,她也受过西方的教育,隐私在华人世界是不存在的。她说如果早上起来,你不把门打开,好像就表现你在家里做坏事。我们不太容易把自己躲起来和自己对话的部分。君君臣臣、父父子子你这个世界里都是相对的,一个人的丰富,对向内探索自己存在的意义或价值的东西,儒家从来没探讨这些。就是我个人要面对所有生命里的磨难,我怎么挑战这些东西,孤独地去面对它而不是群体面对,这个是不是一个非常神奇的预告,对于人类过度地接触的频繁,对于人类过度的物质消耗,对于人类过度的所有的社交或者应酬的最大的警告。

3月10号我从伦敦逃回来的,因为一大堆的计划,伦敦这样一个城市,我住在伦敦桥旁边,门口全部每天听到西班牙语游客、意大利语游客讲话,那时候这两个国家的疫情已经非常严重,可是我所有英国朋友都觉得没有问题,然后我偶然戴口罩就会被他们笑。我说3月10号,我觉得不对了,有点像逃回来一样。然后我的英国朋友最后跟我吃饭坐在那里笑我说大惊小怪,现在他们有时候给你写信说你真是先知。

可是我想说,这个病毒是不是来警告所有人的自大,我反而是3月10号回到台湾,忽然沉浸下来。过了几天就打电话说要追溯隔离,所以那两个礼拜当中我也觉得很棒。你被强迫,你就是在家里,你会发现,好久没有翻的书又翻出来,好久没有听的音乐又拿出来听,好久没有好好把黄瓜切成细细的丝。我觉得好有趣,好久没有做这件事了,可是为什么不可以回来?回来和自己在一起,我也很想问,很多朋友说:你有多久没有跟自己在一起,甚至到最后,会不会害怕跟自己在一起。

你可以有弹性地思考说,我们的文明其实好脆弱,一切东西是不是应该要踩一下刹车,为什么要这么快?可不可以更慢一点?为什么是一定要跟人的接触,而不能自己孤独地去处理自己的空间。所以那14天对我很重要,好久没有整理的东西,我去整理,忽然发现,抽屉里面其实有堆了好久的老照片很珍贵,我父亲25岁的一张照片,我发现他后面好工整的小字讲那一天他在做什么,我都没有对照片做这样的注记,可是因为他们东西很少,现在手机里的照片简直不知道怎么办,我的学生跟我说简直泛滥了,因为你随时都在拍。本来以为是记录更多东西,最后很可能是反而变成零。

我觉得人类在这一次的事件当中,其实可以做很多很多的反省,很有趣,如果从料理来讲,好多东西在消失,大概是我们不自觉。比如说我们小火慢慢炖一个菜的炖,还有我曾经教了学费,去和天香楼的宝师傅学的叫做葱开煨面的煨,最小最小的火把所有的汤底煮48小时,用这个汤底来下面的面叫做煨面,将来当然不会存在,因为谁要去花这么多的时间,而且你能够吃得出煨面跟泡面不同吗?如果吃不出来,它当然就不存在,大家都不愿意做比较长久的耐等的事,可是新冠肺炎,我很多朋友在我隔离的时候和我说,他们已经开始在做菜了,而且做时间很久的菜,他很久没有在厨房里,又自己重新做这个东西。

这次的流行病,也许是一个方法,就是逼迫你静下来,而且没完没了,现在更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,它也许是重新去救人类回来,重新开始发现说,我干吗要这么急。我在想说,每个人回来做孤独的自己,也许是一个起点,重新再去建立自己和这个地球的对话,或者和自己的对话,和时间的对话,或者跟历史的对话。(来源:B站道格有声书)

姓 名:
邮箱
留 言:
回到顶部